碎雪
评分: 0+x

她呼出了最后一口寒气,闭上了双眼。

但世界并没有像她想象的一样,变得一片漆黑;

闭眼前指尖冰凉的触感,身体麻木的疼痛,还有充满温暖的怀抱,定格在那刹那的一切,都化作了一片古怪而扭曲的色彩,占据了她的脑海。

【这是…什么?我不是……】

她费力地想着,但那副古怪的画面突然旋转起来,带来了一股难以抵抗的吸力。她试着挣脱,却只觉得自己正无力地滑向深渊。

但她依旧在与其对抗。于是,即使被温暖漩涡裹挟而去,她也没有完全失去意识,而是陷入了梦乡。

她经过漆黑的通道,由温暖逐渐变得凌冽的气流带着她飞速穿过,让她想起冻原上可怕的寒风。在最艰苦的那段岁月里,一次暴雪就能夺走数十位同胞的生命。

她看见阴沉的天空,像盘旋在乌萨斯上空从不散去的淡淡阴霾,像弑君者藏身其中的迷雾。那段战斗的时光,与所谓“命运”相抗衡的时光,遥远但从未远去。

她冲入黑色的云雾,眼看着自己走过的地方化作雪白,细小的水滴凝结出各式的冰晶。就像是突如其来的寒流,把雨变成了雪,把雪变成了冰。

她俯视下方的原野,城市在其上轰鸣,生命在风中怒吼,一切又归于宁静。

不知不觉之间,已经飞的这么高了。

她的意识渐渐模糊开来,就像感染者的遗体,在风中化作细小的碎屑,然后飘散开来,变成细雪。

下坠。

下坠到无际的原野。

下坠到幻梦与现实的分界。

她看到雪怪们围坐在火堆旁,亲切地叫她大姐。

她看到阿丽娜在帐篷里唱歌,塔露拉为孩子们盖好棉被。

她看到风在远方长鸣,弩箭划过长空,两个少年坐在一起傻笑。

她看到龙门的贫民窟,有一家人不安地躲在不知为何仍未倒塌的窝棚里,他们与靠在墙边休息的雨披仅有半步之遥。

她看到近卫局的楼顶,一群警卫正坐在一起,笑着谈起自己曾经的梦想与儿时听闻的歌谣。

她看到不远处的舰船,有人在甲板上不安地守望,有人在房间里快活地打闹。

她看到自己行走在无边的荒野上,身边都是些性情各异的人,但他们眼中的光芒更甚于清晨的朝阳。

她看见了希望。

她想把这希望带给他。

于是她继续向下飞去,她看到折断的戟与破碎的盾,她看到高傲的萨卡兹抬起头来,与她对视。

她在他眼中看见了同样的光。

于是她缓缓落下,落在了他的身边,飞进了他的怀抱。

【爸爸。】

【谢谢你。】

【我们回家吧。】

飞雪落在了大地上。

在温暖的怀抱中,她满足地合上了双眼。

然后,陷入梦乡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站内容采用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ShareAlike 4.0 协议授权。